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郑久强

>>>>三年走完十年路 1989年,从唐钢技校毕业的郑久强被分配到当时唐钢第一炼钢厂转炉车间工作。“我当时很激动,满脑子都是对钢花飞溅的浪漫想象。”然而,当郑久强第一次踏进车间,登上转炉平台时,滚烫的铁水、弥漫的烟尘、强烈的炉前辐射热像一道道钢针刺到他身上,飞溅的钢花落到衣服上就是一个洞。郑久强一下子被害怕的情绪打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更多…)


【创新】最近出了一种新型的钢铁,你知道吗?

这个新型钢铁是“一项引人入胜、前无古人的发明。”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的金属学家P. Chris Pistorius,说有很大的可能将来被这个行业大量采用。尽管这并不是一项翻天覆地的革新,他说,“但这是重要的发展,增加了大家对于合金的常识。 (更多…)






2016,打赢去产能这场关键战役

12月18日至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认为,明年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结构性改革任务十分繁重,战略上要坚持稳中求进、把握好节奏和力度,战术上要抓住关键点,主要是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 (更多…)


钢铁产销入峰值平台区

据新华社电 中钢协负责人表示,国内粗钢产量持续下降,中国钢铁产销已入峰值平台区,今后较长一段时期钢产量将总体下行。钢铁全行业亏损在加剧,“僵尸企业”退不出、死不了问题要解决。 (更多…)


钢厂亏损加巨 坯料如何度年

2015年终于要告一段落了,这一年不亚于坐“过山车”一般的心惊胆战,市场需求疲软,钢坯企业资金普遍紧张,贸易商的减少使得钢坯企业只能直接对接下游带钢、型材用户,一旦下游市场出货变慢,轧材企业可以马上停产,但钢坯企业不行,为了维持资金的运转,除了降价似乎没有更好的手段,陷入了“死亡螺旋”。 也正是这种“饮鸩止渴”式的降价导致钢坯企业严重亏损。 (更多…)


钢价反弹空间须看减产力度

钢铁行业去产能已经明显加速,对螺纹钢期货价格走势形成一定支撑。自12月以来,螺纹刚期货主力合约1605价格从底部累计涨幅逾3%。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下游需求不足,在供应过剩状态下,钢厂减产力度大小决定了对价格的提振幅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