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废钢系列专题——废钢供需篇

 

张鹏程|信达期货研发中心黑色研究员

?.在第一篇先容完废钢的基础常识后,本篇主要分析的是废钢供需状况,通过废钢来源的梳理,按照相关模型估算未来废钢的供给量;同时从转炉消耗废钢和电炉消耗废钢两方面对废钢需求进行分析估测,得出废钢的供需平衡表;同时将废钢研究落地到电炉螺纹产量对螺纹价格走势进行分析。

?.国内废钢产生的来源主要分为自产废钢、加工废钢和折旧废钢,前两者和当年粗钢产量有关,而折旧废钢和以前年度钢铁的积蓄量有关。整体来看,我国废钢产生量从2018年开始会有较为明显的提升,后续每年废钢产生量会以较大的速度增长。

?.从废钢的需求来看,主要分为转炉和电炉两方面,其中转炉废钢单耗在2017年由于高炉限产导致铁水不足的原因有较为明显的提升,从前期60-80kg/t提升至120kg/t,2018年再次提升至150kg/t;而电炉废钢单耗从2014年开始重新回升至600kg/t以上,2018年在660kg/t左右,预计2019年在高炉产能利用率高于去年同期情况下,废钢对铁水的替代将减弱,转炉单耗出现小幅回落,而电炉单耗仍将维持。

?.废钢供需平衡表来看,预计2019年由于转炉废钢单耗的回落会加剧废钢过剩局面。未来随着新电炉产能的投放及废钢资源的增长,我国废钢行业发展将迎来供需双增的局面。

?.将废钢研究落地到螺纹供给端,截止2018年底我国电炉螺纹产能在6500-6900万吨左右,年化产量大概在4600万吨左右,占螺纹总产量大概20%以上。因此电炉螺纹成本是螺纹价格下行中的重要支撑,若将2250元/吨的中枢价格作为废钢支撑,则电炉螺纹的成本支撑在大概在3700元/吨左右,按谷电继续压缩估计可在3600元/吨左右,再考虑200元/吨的亏损幅度,即现货螺纹在3400元/吨存在较强支撑。

在第一篇废钢的基础常识中,大家先容了关于废钢的一些基础常识,在对废钢有一定了解之后,在本篇大家将对废钢的供需面进行深入研究,以期对未来废钢的供需端有更为清晰的了解,最后将立足螺纹钢的价格,研究废钢价格对螺纹价格走势的影响。

一、废钢的供给

在第一篇废钢基础先容里大家提到废钢的来源主要有四大块,分别为自产废钢、加工废钢、折旧废钢和进口废钢。自产废钢主要指钢厂在内部炼钢、轧钢生产过程中的切头,一般与当年钢产量有关,根据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金属学会理事长翁宇庆的预测方法来看自产废钢约等于0.08*当年钢产量,而加工废钢是指国内制造加工工业的废钢,一般等于0.06*当年钢产量,而折旧废钢指国内各类钢铁制品在报废后形成的废钢,测算方式较多,一般模型有:(0.35-0.4)*20年前钢产量或者按照0.32*(15年钢产量+0.6*(50年前钢产量)。

按上述不同模型计算大家可以得出未来几年折旧废钢的量,其中模型1折算2018年折旧废钢量大概为4574万吨,而按照模型2测算折旧废钢量大概为7657万吨,将模型1中自产废钢、加工废钢、折旧废钢相加年废钢产生量大概是1.76亿吨,模型2大概为2.1亿吨。按模型1测算,折旧废钢在2020年前后会有明显提升,其中2025年为1.4亿吨,2030年为2.5亿吨。若按模型2进行废钢量的测算,大家发现折旧废钢在2018年开始就会有较为明显的上升。此后10年折旧废钢会以较大的速度增长,到2025年我国折旧废钢的产生可以达到2.1亿吨,2030年折旧废钢量可以达到约2.8亿吨。

由于我国钢材需求基本上已处于见顶回落态势(2018年粗钢产量的跃升更多理解为表外转表内的结构性影响),基于此预计后续粗钢产量也将出现平台式的回落,假设2019年我国粗钢产量保持在8.4亿吨左右的水平(考虑表外转表内的影响,为了前后口径保持一致,大家将2018年及以后粗钢产量重新调整回原来口径),而到2025年粗钢产量回落至8亿吨左右水平,那么可以据此推算每年大体的废钢产生量,按模型1测算2019年废钢产生量为1.7亿吨左右,2025年约为2.5亿吨左右,若按模型2推算2019年废钢产生量可能为2.2亿吨,2025年可能达到3.3亿吨左右。

除了国内废钢这一块,进口废钢在前面也是我国废钢消耗的重要补充,从图中可以看到,我国出口在大部分时间内几乎处于0值附近,但在2017年上半年开始,由于国内取缔“地条钢”政策,废钢资源出现阶段性过剩,废钢月度出口开始激增到约30万吨,随着长流程废钢添加的增多及电炉产能的投放,随后废钢出口在2018年7月重新回归至0值附近;而进口来看,2014-2017年单月进口基本维持在15-30万吨区间波动,但2018年初开始我国废钢进口开始逐步回落,2019年2月单月进口仅1万余吨,2018年全年进口134万吨,考虑今年7月我国废钢铁进口政策的进一步收紧及后续我国废钢资源产生逐步增多,预计后续我国废钢资源或逐步由进口转向出口。

二、废钢的需求

废钢的需求从大的来看主要分长流程和短流程,长流程是指从铁矿、焦煤、焦炭等上游原料开始,通过高炉炼铁和转炉炼钢之后轧制成各种钢材;而短流程主要指以废钢为主要原料,通过电炉冶炼成粗钢,进一步轧制成各种钢材,目前国内短流程主要用于生产各种合金钢和建材。其中长流程较短流程来说具有规模效应,产量较大适合钢材需求快速增长的国家。2001年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随着出口的增长及国内城镇化的推进,我国钢铁消费出现明显增长,于是高炉-转炉流程成为了我国钢铁行业主流的生产工艺。而短流程炼钢具有污染少,投资少,建设周期短,循环利用资源的优势,更加适合钢材需求已经见顶回落的发达国家,因此在欧美等发达国家运用更为广泛。而近年来随着我国钢材需求的见顶回落,未来短流程炼钢替代长流程炼钢也将成为主要趋势。

在长流程中废钢主要被用于转炉炼钢环节,发挥冷却剂的作用。根据我国转炉粗钢产量的发展来看,转炉钢占比粗钢从90年代的大概66%提升至2000年初的84%左右,在经历了几年的停滞之后,随后又从2004年的85%提升至2015年最高的94%,转炉粗钢占比大幅提升的两个阶段刚好对应了我国长流程炼钢的蓬勃发展阶段。2015年之后,随着一部分落后长流程产能的退出,转炉粗钢占比已经见顶回落,截止2018年我国转炉粗钢占比大概在90.2%左右。而从转炉废钢单耗来看,2010-2016年转炉废钢单耗基本维持在60-80kg/t区间波动,但从2017年开始,转炉废钢单耗出现较为明显的回升,从2016年的72kg/t一路跃升至122kg/t,提升幅度达到69%,2018年废钢单耗继续提升至150kg/t,究其原因主要在2017年环保限产后导致高炉铁水不足,而在高利润的刺激下钢厂通过改进废钢添加技术加大了废钢的使用量,导致转炉废钢单耗在近两年有较为明显的提升。2019年随着钢厂利润的回落及高炉产能利用率普遍高于去年同期,预计今年废钢对铁水的替代作用减弱,受此影响预计今年转炉废钢单耗会出现一定下滑。

说完转炉,大家再看电炉的发展,上世纪90年代我国电炉钢占比一度达到30%以上,但随着长流程炼钢的蓬勃发展,之后20多年,我国电炉粗钢占比基本上处于一路走低的状态,最低占比出现在2015年,不足6%。2016年后随着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推进,政策引导长流程炼钢产能进行减量置换,短流程炼钢进行等量置换,在政策推动下近年来电炉合规产能得到较快释放,2018年新建电炉产能达到2500万吨左右,2019年预计仍有1000万吨电炉产能投放,短流程整体电炉产能有望达到1.5-1.6亿吨左右。从电炉废钢单耗来看,2010-2013年电炉废钢单耗有较为明显的下滑,最低为559kg/t,但从2014年开始电炉单耗重新回升至600kg/t以上,2018年在660kg/t左右,预计2019年在转炉消耗废钢量下滑的情况下电炉废钢消耗仍有一定提升空间。

三、废钢的供需平衡估测

在论述了废钢供需两端之后,大家大体可以对近年来废钢的平衡做一个测算,基于未来我国粗钢需求见顶回落及粗钢产量平台式下滑的假设,叠加废钢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在“十三五”结束后废钢炼钢比达到20%以上,转炉废钢比达到15%以上,电炉废钢比逐步提高的要求,同时考虑到2017年上半年出清了1.4亿吨左右的地条钢产能,导致2017、2018年粗钢产量出现表外转表内的结构性影响,因此大家将2018年粗钢产量按原口径进行适当调整,最后可得废钢供需估测表。

根据大家估测,预计2019年由于环保实行会弱于2018年,导致全年高炉产能利用率会高于去年,废钢对铁水的替代作用减弱,同时考虑到钢厂利润的回落,因此大家认为2019年转炉废钢单耗会有一定下滑,但电炉废钢依然可以维持,整体供需来看废钢过剩在2019年会有所提升;到2025年随着我国产生废钢资源越来越多,将对铁水产生愈发明显的替代,预计届时我国转炉废钢单耗可以到达200kg/t以上,电炉废钢单耗或进一步提升至750kg/t,电炉钢占比有望回升至20%以上,整体废钢粗钢比有望达到30%,废钢供需将产生一定缺口。

四、电炉螺纹

在整体论述了废钢的供需之后,立足到螺纹钢的视角上,大家再对其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首先大家来看电炉钢产能,根据我的钢铁网估计2017年我国有电炉钢产能约1.2-1.3亿吨,而2018年有约2500万吨产能投放,截止2018年电炉钢产能约为1.4-1.5亿吨,预计2019年仍有约1000万吨电炉产能投放,届时我国电炉钢产能有望达到1.5-1.6亿吨。从2017年的数据来看,电炉产能主要分布在华东,华南、华中,西南等地区。

就电炉建材产能来看,主要分布在华东、华中、西南、华南、东北等地,其中华东占比最大为2714万吨,主要为江苏、浙江、安徽、福建;而华中电炉建材产能约有1510万吨,主要分布在湖北和河南两地;西南产能约1442万吨,分布于四川、贵州、云南;华南约780万吨,主要在两广地区;而东北电炉建材产能150万吨主要分布在辽宁。五个地区合计电炉产能约6596万吨,占当时电炉产能约51%。而根据相关机构估计电炉螺纹产能占比达到接近40%左右,也就是说2017年电炉螺纹产能约在4800-5200万吨,考虑到2018年电炉螺纹产能投产达到1700万吨左右,因此截止2018年底电炉螺纹产能有望达到6500-6900万吨。其中短流程电炉螺纹大体可以占到45%,而长流程电炉螺纹占比大概可以到55%,即短流程螺纹3000万吨左右,而长流程可能在3700万吨左右。

上述大家大体估算了2018年底电炉螺纹的产能及长短流程电炉螺纹的各自产能,结合2018年长短流程电炉螺纹的产能利用率,大家大体可以推算长短流程电炉螺纹的2018年的产量。其中短流程电炉螺纹产能利用率在2018年大概为64%,根据产能推算产量大概为1920万吨;长流程电炉螺纹产能利用率为72%,推算产量大概为2664万吨,相加可得2018年电炉螺纹产量大概为4600万吨左右,若按每年螺纹钢产量2亿吨推算,电炉螺纹产量占比已达到23%,电炉螺纹已成为螺纹供给中越来越重要的一块。

由于电炉生产较为灵活,当电炉螺纹如果被打至亏损,则电炉企业可以选择使用晚间的谷电生产,这样在成本上可以继续压缩100元/吨,一般来说当被打到亏损200元/吨的情况下电炉企业会选择停止生产。如果在需求不发生大的坍塌的情况下,电炉螺纹被打停相当于平均周度螺纹产量减产达到88万吨/周左右,理论上引发供给收缩可能达到20%左右,考虑到短流程螺纹电炉高于长流程电炉螺纹成本,打停短流程电炉螺纹,周度产量压缩约在37万吨/周,供给收缩比例在9.6%左右,将有效扭转螺纹的供需格局从而支撑螺纹价格出现回升。因此电炉螺纹的成本已经成为螺纹价格中越来越重要的支撑。根据最新的废钢价格等,目前华东电炉螺纹的静态成本为3844元/吨,华北电炉螺纹的静态成本为3927元/吨,全铁水的电炉螺纹的成本为3632元/吨。

而分析电炉螺纹的成本的组成,废钢占电炉螺纹成本比重可以达到70%左右,其他占比较大的为电费,合金费用,电极消耗等,其中使用峰谷电可以导致成本相差在100元/吨左右,螺纹新国标的实行将增加合金费用在100元/吨左右,整体来看废钢仍是电炉螺纹成本的决定因素,因此研究废钢价格至关重要。

从废钢的价格走势看2017年中是个较为明显的分水岭,2016年初至2017年中废钢价格基本上围绕1500元/吨上下波动,而2017年下半年环保限产开始之后,钢厂通过多添加废钢来减弱高炉限产的影响,废钢需求量大幅上升之后直接带动废钢价格走高至2000元/吨以上;而2018年全年在环保限产常态化之后,废钢价格维持在2000-2500区间震荡运行,均价在2250元/吨左右,因此大家可以将废钢价格2000元/吨和1500元/吨当成废钢重要的支撑价格,据此推算废钢电炉螺纹的静态成本分别为3350元/吨和2700元/吨,鉴于2019年环保依然在延续,因此大家认为废钢价格回到1500元/吨的概率较小,2000元/吨是更有意义的支撑点位。该点位在18年11月份黑色系大跌的时候,废钢价格下探过该位置,之后随着走势企稳价格也逐步回升,如果在走势大幅回落的情况下不排除废钢价格再次下探2000元/吨的关键支撑位。若将2250元/吨的中枢价格作为支撑,则电炉螺纹的成本支撑在3680元/吨左右,按谷电估计可在3580元/吨左右,再考虑200元/吨的亏损幅度,即现货螺纹在3400元/吨存在较强支撑。

五、总结

至此,大家花了两个专题的篇幅,在第一篇专题中大家着重先容了废钢的一些基础常识,比如废钢的定义、分类、用途,先容了废钢产业链,废钢行业的政策,并研究了废钢价格的季节性,希翼投资者对废钢有一个大体的了解;而在第二篇专题中,大家将视角转向废钢的供需面,通过废钢的几个重要来源对废钢的供给进行一定测算,并分转炉废钢消耗和电炉废钢消耗两项对未来废钢需求进行预估,最后测算得出废钢供需平衡状况。而在最后一部分,大家将废钢研究落地到电炉螺纹,对目前电炉螺纹的产能、产量进行相应的测算,发现近年来电炉螺纹占比螺纹产量已经越来越大,因此在螺纹需求不发生大的坍塌的情况下,电炉螺纹的亏损将导致螺纹产量的大幅收缩,从而对供需面形成相应反馈,引导价格回升。而电炉螺纹成本占比中最大的为废钢,因此研究废钢已经越来越急迫和重要,而这也是大家写作这两篇专题的初衷和目的。

 

(来源:大宗内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