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钢铁煤炭结构性去产能加码兼并重组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在钢铁、煤炭去产能提前两年完成了“十三五”的目标任务的背景下,2019年,在巩固成果的基础上,我国将继续稳步推进结构性去产能,促使企业优胜劣汰,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并制定退出实施办法。同时,将加大企业兼并重组力度,将其与降低企业杠杆率结合起来,为高质量发展腾出空间和资源。

去产能目标任务超额完成

《关于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实行情况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18年,结构性去产能、系统性优产能持续推进,压减钢铁产能3500万吨以上、退出落后煤炭产能2.7亿吨,均提前两年完成“十三五”目标任务,一大批“散乱污”企业出清,工业产能利用率处在较高水平。

以河北省为例,2018年六大行业均超额完成年度去产能目标任务。“钢铁‘僵尸企业’全部出清,钢铁企业减少一半,列入年度计划的28家重污染企业全部完成搬迁改造。”河北省省长许勤表示,2019年河北省预计继续压减炼钢产能1400万吨。

在许勤看来,去产能是减法,做好减法才能更好的改变我国的产业结构,调整能源结构和消费结构,为高质量发展和转型升级腾挪出更多的资源与空间。

全联冶金商会会长张志祥表示,未来去产能重点在巩固化解过剩产能成果,严禁新增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和已化解的过剩产能复产。

“煤炭行业由总量性去产能转向结构性去产能、系统性优产能。”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指出,全国总体煤炭产能相对过剩的态势没有改变,市场供需平衡的基础还比较脆弱,行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突出,生产力水平有待提升,去产能和“三供一业”分离移交难、人才流失与采掘一线招工接替等问题仍然突出,煤炭行业改革发展依然任重道远。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更多采取改革的办法,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提升产业链水平,畅通国民经济循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僵尸企业”加快处置

《报告》还提出,2019年继续推进结构性去产能,健全各方面责任共担和损失分担机制,稳步推进企业优胜劣汰,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制定退出实施办法。

所谓“僵尸企业”,即丧失盈利能力、债务负担较重、靠不断“输血”而存活的企业。“不仅国有企业有,民营企业也有,大多分布于产能过剩和环保欠账行业。”中国铝业集团董事长葛红林表示,“僵尸企业”已成为我国新旧动能转换的痛点和经济转型升级的难点,当前其无法快速出清的主要障碍是利益割舍难、土地处置难、职工安置难,急需清除。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兼政策研究部主任张宏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过去三年去产能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和显著的成效,但由于多利益主体对去产能的意愿和利益诉求不一致,存在着一些“僵尸煤矿”,目前仍未有退出的机制和方法。

国务院国资委表示,2018年超过1900户的“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得到了有效处置和出清,纳入专项工作范围的企业全部完成了整治工作,比2015年减亏了2000多亿元。2019年将巩固“处僵治困”成果,进一步加大“僵尸企业”退出工作力度,组织开展重点亏损子企业专项治理,减少亏损子企业数量和亏损额。

各地也列出了具体目标。2019年陕西将处置78户“僵尸企业”,完成210万吨煤炭去产能任务。黑龙江表示,持续淘汰落后产能,按照台账年度要求,坚决完成小煤矿关闭和退出落后产能任务,严格按标准检查验收,做到真关真管真淘汰,有效处置“僵尸企业”。

张志祥先容,地方政府对“僵尸企业”破产重组的认识有所提高,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已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成立破产法庭。他认为,“僵尸企业”的出清要更多地用市场的手段和法制的手段,政府认识提高和法人的重视都为破产重组提供了好的条件。

降低杠杆率“加力”兼并重组

“兼并重组会有序地削减产能,促进产销相对平衡。”张志祥认为,去产能工作主要是运用行政的手段,提高行业集中度最好的方式应该是运用市场的手段进行兼并重组。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实现2025年钢铁产业集中度达到60%目标,会有更大规模重组。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钢铁企业重组不仅仅应是常见的破产重组,其方向还可分为优势企业强强重组,细分产品市场特色企业重组,区域市场龙头企业重组,海外并购重组,上下游产业链整合重组。

煤炭行业有着类似的情况。根据《关于进一步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到2020年底,争取在全国形成若干个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亿吨级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发展和培育一批现代化煤炭企业集团。

根据国务院国资委安排,2019年将继续推进中央企业煤炭资源整合,力争再完成2000万吨产能整合任务。地方也在推进相关工作。3月18日召开的黑龙江省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明确要求推动小煤矿真整合。

《报告》明确要求,将降低企业杠杆率与企业兼并重组、产业整合有机结合,稳妥做好去产能职工分流安置工作。

河钢集团董事长于勇表示,2019年要更加积极地推动行业去杠杆,化解资金风险。“中钢协提出的钢铁行业用3-5年时间将资产负债率降至60%以下,是一项重要任务,要在2018年取得成绩基础上再接再厉。要充分利用效益改善的有利时机,多措并举去杠杆。”

“过去这几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金融机构与煤炭企业签订了6000多亿元的债转股协议,但具体实施起来难度大,真正落地的远小于签约量,而且很多都是‘明股实债’。”张宏表示,不过这种方式降低了当期的债务水平,对于降低煤炭企业金融风险起到了实际作用。未来应该进一步降低杠杆率,扩大直接融资,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对此,中钢协副会长屈秀丽表示,企业应抓住市场好转的机遇,以市场化理念推进去杠杆。要加强与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的协调,同时利用好资本、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减少对银行贷款的依赖。此外,还可以进行资产证券化和资本运作,开展项目融资等。

 

(来源: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