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增长“三驾马车”降速 前11月周期行业利润增幅回落

二维码时间金融供应链金融产品 为你带来丰厚投资回报
投5000 赠1000 优惠名额有限
请即登记成为会员?按此了解详情

若周期行业景气度持续下滑,旧的推动力将丧失,加上今年较高的基数,如何实现持续增长?从当前运行情况来看,明年工业品的运行情况不容乐观。

国家统计局12月27日发布数据,2018年1-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增长11.8%,11月份当月利润下降1.8%。

一 个不容忽视的信号是,原本拉动工业利润增长的“三驾马车”已经出现明显减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后发现,石油开采行业利润增幅从前10月的3.7倍 降至前11月的3.3倍,同期钢铁、建材行业利润增幅则分别从63.7%降至50.2%、从45.9%降至44.2%。

正如国家统计局工业司何平所言,工业品量、价的回落,成为了拖累工业利润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

“经 历去年地产集中去库存后,今年初进入‘建库存’状态,所以前三季度新开工数据表现很好,这也带动了相关初级产品的需求,相应对工业品价格形成支撑。”12 月27日,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但是四季度开工放缓,加上对未来预期较差、制造业投资意愿降低等因素,支撑开始消失。

工业品价格大幅回落

“新增利润主要来源于石油开采、钢铁、建材等行业。”何平指出。

数据显示,1-11月份,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石油开采行业利润增长3.3倍,钢铁行业增长50.2%,建材行业增长44.2%,化工行业增长19.1%,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21%。这5个行业合计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的贡献率为76.6%。

与1-10月份相比,几大带动行业发生改变,拉动力之一的石油加工行业被调出,专用设备制造业则被调入。

另外几驾“马车”增速也出现了明显下滑,其中化工行业利润增幅较前10月下降了3个百分点,钢铁行业利润增幅则下降了13.5个百分点,成为下降最为明显的主力行业。

12月27日提供的数据显示,包括螺纹、方坯等在内的七大主要品种,1-10月钢铁企业吨钢毛利润均值为732元/吨,到今年11月时这一指标已经降至442元/吨。

除了何平、景川共同提及的“量”的问题外,价格方面的变动更为直观。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今年11月,国内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下跌13.08%,Brent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下跌20.81%。

产品价格的下跌,直接作用于石油开采、钢铁两大行业的利润率,而这两个行业又是国外和国内上涨最为明显的行业。

其他行业中,仅有水泥价格表现相对强势。据数据,全国P.O 42.5散装水泥全国均价11月涨破480元/吨,高于今年年初水平。

但是,孤木难支,工业品量价回落背景下,工业利润增长遇到“瓶颈”无法避免。

对比国家统计局历史数据可以看出,工业利润近年增长过程中,作为权重的周期行业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如今工业品价格开始回落,意味着原有支撑工业利润增长的驱动力在逐步弱化。

“与本轮工业品价格上涨相伴的是,国内供给端受去产能、环保政策不断出现收缩。今年下半年开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环保整治进入巩固成果的状态,难以继续加码,推升工业品上涨的条件随之丧失,对价格的支撑力度明显小于前几年的持续收缩阶段。”景川分析称。

短期内还看不到扭转的迹象。景川指出,结合12月工业品的运行情况来看,预计12月工业利润增幅仍可能继续下降,“制造业景气度下降的背景下,初级产品行业的高利润难以长期持续”。

以钢铁业为例,12月初至27日,前述吨钢利润指标再次从442元/吨进一步下降至140元/吨。

新旧驱动力切换

相比于四季度的下滑,明年运行情况更值得关注。

若周期行业景气度持续下滑,旧的推动力将丧失,加上今年较高的基数,如何实现持续增长?从当前运行情况来看,明年工业品的运行情况不容乐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除了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边际效应递减的因素外,宏观经济下行带来的需求走弱预期,也是当前业内看衰明年工业品运行的原因之一。

以国内市场为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际上是放大了部分工业品的涨幅。近三年,追踪国内商品的文华商品指数涨幅,就要明显大于追踪国际商品的CRB指数。

周期行业去产能无更多提升空间下,价格上涨自然难以持续,以钢材为代表的工业品大概率进入转势“窗口期”。

“明年工业利润增速或仍趋下行。”对于未来演变趋势,海通证券姜超团队如此判断。

另一方面,随着PPI涨幅趋势性下行,2019年中下游行业对利润增长的贡献率有望回升,而减税降负将进一步助力中下游民企盈利企稳。

即位居产业链上游的初级产品行业,让渡利润给中下游行业,其本质上也是一次行业利润在产业链内的重新分配。

拉动工业利润增长的驱动力,能否从周期行业集中的国企向民企转移,中下游民企能否如期接力,尚难判断。

“降成本、降税负会促进制造业盈利提升。”景川表示。

另外可能会带来的增量的点,来自于基建。景川认为,“基建具备提升空间,上半年政府预留了一些发债空间,四季度发债规模有所增加,同时四季度财政支出增加、收入减少,预计基建对工业增长的效果会在明年上半年开始显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