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贸商:钢厂不限产 大家就不囤货

二维码时间金融供应链金融产品 为你带来丰厚投资回报
投5000 赠1000 优惠名额有限
请即登记成为会员?按此了解详情

????每到年底,冬储就提上钢贸商的议事日程。不过由于最近一个月钢价暴跌,钢贸商逐渐对市场丧失了信心。

“2019年中国钢铁需求及价格会更为疲弱,但情况不会如2015年般,估计市场价格会比较低,而现在的价格相对还是比较高。”济南市荣信达经贸有限企业总经理曹龙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冬季如果钢企不限产,那么钢贸商根本没必要储存囤货了。”

价格倒挂

“现在市场的价格是3940元/吨,出厂价则为3970元/吨,也就是说每卖一吨货不算其他费用就亏30元,如果加上人工和房租场地费,一吨亏损超100元。”15日,在曹龙的办公室,他有些郁闷地对经济导报记者说道。

“今年的行情可以用上蹿下跳来形容,从3月份开始,钢价就呈上升趋势,连涨8个月,截至10月底钢价达到4800元/吨。然而,从11月开始,钢价拉开了下跌的大幕,在1个多月的时间内,下跌了近1000元。”济南勤胜经贸有限企业副总经理李振表示。

李振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螺纹钢主力合约从11月初的4100元/吨左右,跌到了最低点的3208元/吨(12月1日),随后一波拉升后,14日螺纹钢主力合约为3461元/吨。而现货市场上也跌了六七百元,违单情况时有发生。

分析师万超表示,本轮价格遭遇重创的根本因素在于基本面转差所导致的买盘情绪缺失。价格下跌至今,市场的消极情绪仍未消失,对后市的需求及到货量 仍有着较为悲观的预期,市场经销商普遍持币观望以求控制风险,所以目前钢厂库存增加,社会库存降低的格局仍未转变。因此在没有看到社会库存出现明显增加之 前,此轮下跌趋势难言企稳。

曹龙认为,此次暴跌就是在“拧干水分”。支撑国内钢价大涨的几大重要因素均已逐步发生变化,楼市出现降温、钢厂复产加快等因素,使得短期钢价回落的趋势仍将延续。

价格下挫并没有带来销量的增加。济南锦秋湖企业负责人高华培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进入冬季,不少工地都已经停工,螺纹钢的销售情况呈现断崖式下挫。“现在建筑钢材几乎停滞,而其他板材和线材都是按需备货,没有大量进货。”

正如高华培所说,济阳森一有限企业的总经理孙宏志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虽然钢板的价格一滑再滑,但他没有安排大批次进货。“还是按需购进,并没有因为大幅降价而大量购买,毕竟‘买涨不买跌’。”

高华培诉经济导报记者,他和同行不久前进行了沟通,多数人对未来市场行情并不太乐观。“期货市场的疲软,直接影响了大家对于现货市场的看法。厂家拉涨,但市场不认可,再加上整体成交情况不佳,大家倾向于抓紧出货套现。”

“现在我就是担心市场会像2015年那样暴跌。”济南康弘商贸有限企业总经理康素玲表示,“在这样的环境下,无论钢厂还是现货市场,跌价潮均呈现愈演愈烈的态势。短期来看,这种杀跌情绪难以逆转,钢价下行势头仍将延续。”

冬储意味着亏损

按照往年的正常操作,曹龙这个时候已经开始筹备资金准备冬储。而15日经济导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悠闲地喝着茶,“现在是无心无力冬储。”

据经济导报记者了解,每年11月至次年3月份都属于钢材市场的淡季。北方冬季天气冰冷,建筑工地开工减少,钢材销售下降,钢贸商就会趁低价囤货,期待开春后工地复工带动钢价回暖。但今年,由于市场表现不好,不看好后市的钢贸商纷纷放弃冬储计划。

“库存既是亏损的源泉,也是利润的源泉。”李振说明说,“行情好的时候冬储可以挣钱,但在今年这个形势下,冬储就意味着亏损。3个月之后会到什么 价位很难判断。但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一方面房地产市场持续疲软,另一方面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预期明显,钢材现货价格持续震荡走低的可能较大,最 起码不会出现大的上涨。”

据了解,此前在高价位时,曹龙、康颖所在的企业都进行了封库,而这波快速下调,让他们的库存产品高位套牢。“平均价格在4500元/吨左右,现在卖的话,一吨就赔500多元。”康颖说道。

汇证发表研究报告,预料2019年中国钢铁需求及价格会更为疲弱,但情况不会如2015年般,估计明年钢铁用量会降低1.2%。该分析认为,供求 双方都有方法应对疲弱的钢铁价格,供应方在需求减弱时有更多空间为钢铁厂维修,或以更低价的原材料去控制输出,维持毛利率。

“冬季如果钢企不限产,那么作为钢贸商就没有必要储存囤货。”曹龙表示。

而在康素玲看来,依照目前情况,需求持续萎缩,限产情况不及预期,产量有继续增加之势。“稳妥起见,还是观望为主吧。”

万超预计,由于螺纹主要消费端的数据增速表现不佳,很可能影响2019年的消费增速,故预计2019年全年螺纹钢需求增量有限,季节性表现更加明 显。“随着2019年消费增速的放缓,供给弹性的变小,供需错配程度将难以匹及2018年同期。行情将会转为季节性特点鲜明的震荡行情,价格表现为涨跌转 换迅速,顶、底部均难以超越2018年的宽幅震荡行情。”

(来源:经济导报)